永远都不会开心了 我被原生家庭束缚着 像个正在看着死亡的草芥

关于

为什么要生而为人 我宁愿过早夭折

今天拿到港澳通行证签错地点变成香港 信我妈能处理好一切也是我脑子里有问题 然后她不觉得自己做错让我放弃去澳门 然后大吵 这么多我们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永远只有我单方面的被打 所以我拿起枕头反抗了 但是我常年没有锻炼完全打不过农村出身一身蛮肉的我妈 摔倒腿骨痛 最后她还拿着刀子方面对着我 如果已经是这种程度没有必要要在一起生活了 我希望能和母亲脱离关系 并且永不相见 我从小被打到大 对我脑子有病的母亲不抱任何希望也不想有任何瓜葛 我更想一个人活着 一个人死去 我想有选择的权利 脱离原生家庭的沼泽

暗黑吐槽 内心之丧 别读别看 心灵宇宙不值得一提的垃圾

活了这么大了 从来没觉得一帆风顺过 小时候活着就很艰难了 长大还是没变 学校生活艰难 工作也艰难 没有被任何集体欢迎过 也遇上了狼心狗肺的人 以前一个人独行的孤独羡慕别人的成群结队 结果后来才懂其中的是非 才明白每个人都孤独 电影的友情和爱情才如此令人羡慕 为什么要讴歌感情 因为那种珍贵少得可怜 连父母都不一定相爱 也不真正爱孩子 谁都爱利益 语言的爱谁都能讲 行动的迟疑更令人难过 干嘛要相信人呢 虚伪自私就是本性 结局的灭亡不如来的早些 好让世间的美好存活更久 我的父亲如果真的活下来了 也不会爱我更多一份 是不是所有老成的人都是被生活狠狠的欺骗后才知道怎么伪装 不如一死早了却尘世繁杂

最近在肝ff14 画了小图赶紧来除个草

这是个小号 有事游戏见吧

陷入昆虫学,不要陷入内心戏

看了解释之后才懂啊?!诗歌真的太奇妙了

读首诗再睡觉:




虫子



那虫子落在我漂亮男人的额头上。


完全无害,不会弄死他,但引起了那男人


肌肉抽动——那肌肉让他的手拉住我的手,


或者攥紧拳头,或者端起枪。那虫是一只七星瓢虫,


或者一只二十八星瓢虫,每个人都把它和七星瓢虫搞混


——它们落在什么东西上就吃什么。


我的漂亮男人正在睡觉——闭目养神,


或者像一只虫子一样小算计。或者那只虫子是一头


大金蝇——正在吃掉他漂亮皮肤上的古铜色。


我的男人...

浅田弘幸-莲华

RAKSASA❤悲苦人间:

失传已久,寻找难度S级作品。


我在这里分享了,01-03完结(英文)


不要谢我,谢雷锋。


http://yunpan.cn/cAqeqCcFYBEvV (提取码:1e8f)



不好意思,第一话图片传错了,01下载地址:http://yunpan.cn/cAqGjkXpZce6x (提取码:e411)



声明一下

我在这就放放随笔和图 水平不好
不喜勿入
我也不喜欢那些评论画的不像 写的不好
喷子走开别来
你既没买我的也没给我什么 别转也别推荐和喜欢
进水不犯河水
我在这萌我的
你滚去你的说你

就这样

科拉完结啦!!

动作戏一如即往的流畅充足,不过之后都没有后续了,( >﹏<。)~呜呜呜…… !!

结局……只能说编剧脑子被X吃了!但是科拉选的,其实也还好!!╮(╯▽╰)╭

有时间再回看一边吧!

该分别就好好的说声拜拜吧!

科拉,拜拜!!

拜拜!

~~~完全想不起全名的一个男主长得略像大野智的另一个男主叫小百合的刑警剧 有缩写真的太好了 

  • 渚薰

最美的人因最惨的结局显得那么珍贵

所以想想他

心里都是温柔的


其实

说白了

就是基佬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男性群体吧

我就这么掉下去了 小排球~~小排球~~


翔酱设定了死灵狐妖,所以是没有腰的,没有腰的!!天然黑什么的~~就被击中了

影山的话,被意呆利家宪兵们攻陷了,感配在一起一定很棒!!

期待小排球!!

双面失格(Free~)

chapter 8

依旧缓慢的更新,估计第二季来了,我还是那么慢悠悠啊!!呵呵

感谢阅读!!

———————————————————————————————————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紫苑的母语穿破混沌,重重的直击真琴的大脑,失真的视野开始恢复色彩,就像澄清的伏特加中慢慢染上酒精果汁,真琴这才反应过来,他的当机的身体开始接受周围混乱的信息。

他蹲在家里的食物柜里,手上尽是些食物的剩渣,嘴巴里,地上,食物柜上,到处都是混成一团的垃圾,真琴头顶上的射灯刚刚还那么温暖宜人,现在只剩下冷冽的顶光,把挚爱无比的真琴照的无处遁形,所有的罪状一览无余。...

双面失格(all真琴,渚怜)

chapter7

好久的坑了!快开学的炒冷饭,希望真的能写完!!

真的还有人看的话!!谢谢你们的阅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hat!!这么说你没上真琴的床,说真的!!dude!这有点逊了吧!”

GIGI同时挑起左边的眉毛和压低了右边的眉毛,但是声音迅速被BGM盖过。凛一下没忍住,就抱着肚子笑倒在地上,GIGI投来一个怨恨的眼神

“拜托了,dude!不要闹了,再跳不齐S会杀了我的!!”

凛还是笑的花枝乱颤,权当黏在地上的狗皮膏药!!他们练习这个双人街舞已经3周了,天知道两个人...

辛贾 黑镜AU

嘛!刚刚看完黑镜的脑洞啊!!放在辛贾欢乐向上还是很不错的啊!!辛就是个土豪吧,然后遇上了小混混贾法尔就难以忘记,然后在记忆里狂翻!!像子贾一样中二的的贾法尔啊,好鸡冻的梗啊!!

辛贾本《The Time》的附带明信片good noon!现代pero的下午约会!!! 会拆出来做明信片包单买!!!

天窗:http://t.cn/8ktjSw2 

印量调查:http://weibo.com/2561768031/AlMpFcipZ

小伙伴帮忙扩吧!!第一次画本子 希望能够完售啊!!!!

双面失格(all真琴 凛真/遥真不确定 渚怜)

chapter6

(突然就想加个换装趴)

“酒不是你的朋友,酒吧不是你一辈子的朋友,我们,我们才是你的朋友”

S穿着白色的背心,胸前像扑腾的鸽子,紫苑忍住GIGI凶狠的眼光杀,举手投降

“好吧好吧!明天晚上,我们弄变装派对,你们成功了!”

喔,小团对爆发出一阵欢呼.

“哦,又是什么鬼主意?”真琴站着,环着手臂。

“变装派对,你要变成谁?coco chanel女士,还是心理学家佛洛依德?”渚古怪的变换表情,S在一旁笑的花枝乱颤。

凛自觉不会发生什么好事,但是他都要报告给他的金主,事无巨细。


真琴抱着一大堆无意义的布料,渚尝试了很多件,杰克船长,舞娘还有真琴不认识的,他一直不满意。紫苑端来了蓝莓慕斯,真琴放开狗,猫...

双面失格(all真琴,渚怜)


chapter5

(不明的遥真/凛真,渚怜的撒花,GIGI和S是游学的小情侣,只有在晚上的时间帮忙。Thorsten是长期雇工。大概??)


8:00p.m.


渚推开店门,大家已经推开桌椅,清空场地,调试着灯光,GIGI和S已经搬出dj的装备,看来今晚会有新的创作要发表了。

真琴也倒扣上更多的玻璃杯,把琳琅满目的酒瓶摆上酒架,凛在一旁无事可做,看着真琴擦拭酒杯。

真琴露出个皎洁的微笑,抬起一只伏特加往上一抛,凛的眼睛已经透露出几分惊讶。天,又多了几个酒瓶,真琴就像个马戏团的杂技演员一样,然后把它们不同分量的混合,接着用旁边的毛巾擦了擦手,切下小半片柠檬,然后呈上一小细盐。

优雅,精致并且一气呵成。

就在凛头脑...

双面失格(all真琴,怜渚怜)

chapter4

 (依旧是不明的凛真/遥真,还有一点怜渚怜,发誓以后每篇有2000字的进度,想写的有很多,但是总是表达的不好,希望大家会喜欢。紫苑是个原创人物哦,是个差不多35的大叔哦!但人很好的!我喜欢大叔!)

———————————————————————————————————


紫苑在半夜突然惊醒,有什么东西重重的掉在地上了。

真琴扣着半开的门的把手,半坐在玄关,乘着月色,脸上的神色像他调出的鸡尾酒,惊恐,害怕,愤怒,失望,紧张,相互交缠,融化,排斥,情绪五花八门的炸在真琴的内心,翻腾呼啸,伴随着微妙的啜泣,紫苑慢慢的退回客厅,打开灯。

哭声马上消失了,紫苑有点恍惚,但是哭声本来就细不...

【凛真】双面失格

chapter3

第16天

“那么,他就是新招来的员工,大家欢迎啊!”紫苑招呼着店里的伙计。

“啊,他就是之前超有话题的家伙吧!”厨房的见习学徒是个开朗的西班牙人GIGI,有话直说的性格让他和渚相处的相当愉快!

“那个那个,啊,不错啊!”皮肤雪白的俄罗斯姑娘S突然扑上给新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好。”少语的德国人Thorsten冷声的表示友好。 

“哦,你好呢!想不到你会来这里应征呢!松冈先生”最后靠近的真琴伸出右手,凛友好的回握

“我很喜欢这家店,所以觉得能在这里工作一定不错!而且不用太疏远啦!叫我凛就可以了!”

“啊,小凛,快点爆资料,今晚为凛酱办欢迎会吧!”渚向来是派对狂人,绝对不放过任何撒欢...

【凛真】耳洞打在右边的是基佬 番外 

http://heidaodao.lofter.com/post/23e29f_7f1ac5

【凛真】双面失格(all真琴)

cp:凛真/遥真不确定中 渚怜 


chapter2

遥回到公寓,自从真琴不在之后,他就越发不想回到那个冰冷的别墅了。

这栋公寓曾经是他们互相依赖的证明,如今却只剩下一个人,没有真琴的喂养,那只白猫也不知去向,家里也只剩下遥所需的简单家具


【明明是自己的把这里清空的,还奢望有什么过去的痕迹吗?】


遥倒在沙发上,望着床,看到了黑色的布寂寥的躺在床头柜上,记忆便涌入了。


真琴被他用黑布蒙住眼睛

“自慰,真琴,做给我看!”

真琴难耐羞愧,缓慢的抚摸自己,喉咙里发出喘息的声音,他压上去,用吻堵住真琴的反抗,他们互相抚摸,用鼻子蹭着对方。

遥抓了抓头发,到浴室里接水,看着浴缸又是走神,好像在浴缸也有做过...

双面失格(all真琴)

cp:凛真/遥真不确定中 渚怜 

  • chapter1

凛推开墨镜,走进江推荐的那家高级定制店。

“全身定制,造型师就要Kevin吴,今晚是要见前女友的大日子,知道该怎么做了吧!”凛转身给服务小姐一个完美的微笑。

“那请问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

凛亮出黑色的信用卡,无限额度。


————————————————————————————————————————————


“哦,那就是调查对象啊!”凛伸一伸懒腰,软陷在沙发里。

“不要这样啦,哥哥!这次的委托人给的不少,要用心点的哦!”江咬着吸管,吸着冰果茶,用蔓越莓和蓝莓加上朗姆酒的超推荐新品。

“这个也是他的创作呢!真的很不错。”

“江,资料呢?”

【凛真】沙漠小札(5~6)完结(R18)

结局 撒花!!!

 chapter5


1个月后,真琴来到财团度过那个可爱的试用期,遇到各式各样的人物也让真琴惊讶财团的复杂“简直就是个怪人们的大杂烩!”

曾经是皇家将军的厨师长,每晚都会讲诉当年皇家军队的英勇作战,真琴也了解到凛是由于将军的保护才能平安至今,跳舞的舞娘会告诉他沙漠各地富商的奇妙珍宝,还有那个流浪的画家 遥 的旅游画册,那些绿洲沙漠以外的世界,冰山里的居民,海洋的居民,还有陆地上的居民,真琴来自和睦温馨的家庭,向来没有特别大的变动,他的生活平静安稳,周围都是诚实善良的居民,他知道自己的生活缺少激情,但是他也不知道他还能过怎么样的生活,现在凛为他指引了一个全...

花精

【凛真】沙漠小札(3~4)

来个连发,两个都挺短的啊!!

chapter3

真琴感觉到有手指在抚摸他的脸颊,他微睁双眼,凛亲吻他的额头,鼻子,沙漠黎明的冷风拂过真琴的肩背


【好舒服,真不想醒来】


凛什么也没说,只是叹息


等凛醒来的时候,凛还在抚摸他的背脊

“我们在一个雨天里遇见了,我当时饿的半死,情急下就偷了个面包,没想到就被三个混混追打,但是你出现了,帮我赶走了混混,还让我去你家吃饭。那时我父亲受到皇朝斗争而被迫害,我和母亲妹妹过着逃亡的生活,一路上被人骗,被人打,被人抢,什么都有,但是只有你当时对我伸出了手……”

凛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语气也不稳定

“这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没有放弃我的,我还是可以活下去的,那天我睡在你的怀里,我从...

【凛真】沙漠小札(R18)

前面的打错了,这个才是R18啊!!!

 chapter2

等鲨鱼牙从池子边爬出来,转身对着真琴邪笑“那根据约定,希望今晚能在床上见到你!”然后对着身边的侍卫下令“带到我的房间去”

真琴坐在凛的床上,一脸悲愤,与其说悲愤于不想和这个石油大王上床,不如说是沉浸在被否认的18年人生的悲伤中。


【不会吧!这明明是我的强项啊!竟然就被这个自大的暴发户打败了吗!】真琴抓住头发在床上打滚,力图把这一事实赶出脑子。


很快,真琴就坐在窗边看着夕阳余晖,突然,有人影以飞快的速度冲入水池,溅出一片水花,在水池里畅游,真琴真心感叹那个人的速度与姿势,相当游刃有余而且优美。


真琴也注意到,那个鲨鱼牙也站在一边,那种不服气的感觉溢于...

【凛真】沙漠小札(R18)

首先,我没去过沙漠,不知道沙漠居民具体标准,大家包涵啊!

设定:1.石油暴发户 松冈 凛 X 市井小商贩 橘 真琴

           2.有凛酱的黑化,当然不是在床上


chapter 1

“啊!今天的水果看起来真不错。橘先生,这是今天的订单,麻烦了!”

“是,多谢您的照顾!”

真琴拿着厚厚的订单,返回商队的大本营,很奇怪呢,最近这个财团的订单多了不少呢?


而且,最让人奇怪的事,就是这个一天比一天还热的天气,大袍子下的腿全是汗,真琴再次忍住再去洗澡的愿望,让自己集中精...

来一发!哈哈

【凛真】耳洞打在右边的是基佬

1、凛真老夫老妻设定

2、凛真高三交往中

3、凛真 all真推广!!真琴受交流群:216291241(望给位积极参与啊!!哈哈!!)


那么,开始喽!


“过来。有东西给你看。”

凛一坐到真琴的椅子上时就是一脸殷勤的献媚,真琴虽然知道眼前的家伙一定有什么猫腻

【看他那种贼兮兮的笑容】

但是真琴知道自己没法拒绝,他对爱侣之间的小互动相当感冒。

“怎么了?诶——这是什么?”

凛满脸的都是‘哈哈,这家伙上钩啦’鬼表情,手上是银白色方形物,却有旁置一个精致的手柄,手柄前端是纤细的银针。

“耳洞枪,用来打耳洞的啦!!”

“哦,挺好的!”真琴已经迅速转身了,但是无奈靠的大魔王实在太近,凛一个扑身,真琴就被压在自己的地毯上了

“那你要...

© 死寂 | Powered by LOFTER